饺子,是北方人春节必备美食。大年大年节包饺子,午夜十二点起头吃,以谐音取“更岁交子”的意义。但地区不同,吃的和体式格局也不尽相同。我的田园位于山阳县一个偏僻山村,哪里都是在大年初一早上作为主食来吃。

   现在饺子已经是极其往常的食品
,但在二十多年前的偏僻山村,那时包谷糊汤和手擀面仍是一年四季的主食。肉类就更少了,除非家里有事,需求请客才能吃上一回。至于肉饺子更是只能在过年才能吃到。

   小时候嘴馋,一到暑假

涵养就天天盼着从速过年。穿新衣,放鞭炮,压岁钱,最主要的仍是吃饺子。一般会在三十晚上就将肉馅儿剁好,而我也每每在阁下寓目,总认为母亲剁的太慢,明明好了,她还要不紧不慢的剁着,一会加这一会加那的。好不容易剁好,又起头揉面。一大盆面粉在母亲手里很快就酿成了润滑的面团。这时候,母亲却停了下来,要等第二天早上才起头包。那时不懂为何
,认为母亲是有心的,有心不把饺子做好,是怕我偷吃吧。

   后来大些了才晓得,母亲认为隔夜的饺子没有当天包的吃着滋味好。母亲老是在初一早上六点多起床,那时候我和都还在睡梦里。有时候醒的早,又帮不了什么忙,就躲在被窝看母亲包饺子。母亲一个人坐在火盆旁,熟练的揉面。小面团很快酿成一根长条,接着母亲用刀切成一个个巨细均匀的小面块。小面块在小擀面杖的挤压下酿成一片片厚度均匀,形状规则的饺子皮,接着飞快的包好。寒冬腊月,母亲每隔一会就要烤烤被冻僵的手,才能继续。要够全家人吃,母亲需求一个人繁忙
一早上。往往咱们九点多从的被窝起来,她还在繁忙
着。但一定
会在饭点准时让家人吃上热气腾腾的饺子。

  

   比及咱们大了,能为母亲包饺子了,却不得不外出谋生,常常过年也没法回家。

   记得第一次在外过年,大年初一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。快吃饭时母亲打来电话问我吃饺子没,我告诉母亲南方过年不吃饺子,母亲惋惜的叹了一声:“吃饺子才算过年哩”。午休时间跑出去吃饭,大街小巷都关了门。别说饺子,连碗面都吃不上。回到出租屋,一个人煮了碗清水面。望着碗里的面条,不由得就想起母亲做的饺子。接着的几年,每逢过年母亲总会训问我这里能否吃饺子。现在终究
在外面安靖下来,母亲却离咱们而去了,甚至从没吃过一次咱们包的饺子。

   已经四处漂泊,也吃了良多处所的饺子,但总认为滋味欠好。也偶尔回乡,回乡也一定
要吃一次饺子。但最的仍是母亲做的饺子,那种影象深处的滋味,再也找不回来离去了。